饭店倒闭老板消失 员工大哭:欠2个月的工资还没结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3月12日,苏菲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开始进行隔离治疗,特鲁多总理也因此开始自我隔离并居家办公。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截至2020年3月26日,新冠病毒已在全球夺走了至少21306人的生命。

意大利和德国巨大反差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科学家的关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联合国2015年全球老龄化报告:德国和意大利并列全球老龄化人口第二高、欧洲第一高国家(60岁以上人口占28%)。彭博全球健康指数甚至表明:意大利人有着比德国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此外,在意大利推广全面检测还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在疫情暴发初期,伦巴第大区曾要求在北部实施全面大范围检测和追踪,但遭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中央政府反对。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6日,意大利已累计确诊74386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7503人病亡,死亡率高达10%。而与之邻近的德国,累计确诊37323例,仅有206人病亡,死亡率仅为0.55%。两个国家相差18倍。

大量检测也是另一个逐渐控制疫情的国家——韩国的“制胜秘诀”。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600个检测站,检测了超过25万人,每天的检测能力在1.5万左右,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

首先,一个最普遍用来解释死亡率差异的因素是患者的年龄。

汉堡大学医学中心传染病学系主任玛丽琳·阿多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来评论德国是否比其他国家表现得更好为时过早。”

更重要的是,德国较早就开始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的总数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准确地描述了病毒在本国的传播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