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不停 新兵参与“空降首跳”
来源:备战不停 新兵参与“空降首跳”发稿时间:2020-04-03 01:24:16


我们依次一对一地坐进格子里,检查体温,并填写纸质版的入境申报信息。和我沟通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年轻男性,知道我从德国回来,问我德国戴口罩的人多不多。由于需要接触一些外国人,他还问我怎么用英文问别人来自哪个省份,像是在和一位亲切的大哥哥聊天一样,旅途中十几个小时的疲劳和紧绷的心情也在这时得到了缓解。

见到同胞:我终于不是异类了

回国前,虽然德国已经有上百病例,但人们的生活如常。周五的超市里,仍然有许多外国人携家带口去采购,学校的餐厅也仍旧在午餐时坐满了人,意大利病例的增加并没有让德国乃至其他欧盟国家的人引起重视。

我的房间外面是城市的主干道,回来当晚,看着熟悉的夜景,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变得分外冷清。亲眼看到国家采取的一切防疫措施,以及国内确诊人数逐渐降低,我越来越觉得,祖国真的是我们强大的后盾。

作为蒋经国时代的参谋总长、李登辉时代的行政机构负责人,郝柏村以“九二共识”亲历者的身份谈了看法:“九二共识”是台湾人民现阶段安全福祉的保障;是走向和平统一的正道,统“独”没有模糊地带,过去以“中华民国”为招牌的“台独”时机已过去了,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以“虚统”掩护“实独”的时代过去了。

1月下旬国内疫情暴发,我每天刷着新闻,看着上涨的人数,感觉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德国买些口罩,寄给国内的家人。

穿过到达大厅,在路的尽头,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引导大家扫描二维码,填写电子入境申报,之后,大家拿着生成的健康码,中国人和外国人被分成了两条队伍。在检疫的大厅里,黑色隔断把整个空间分成了若干个小格子,每个格子里坐着穿好防护服的工作人员。

托运行李排队时,一位工作人员举着二维码叫我们扫描,在微信小程序里填写出境信息申报。

因为选择了国内的航空公司,所以飞机上大部分乘客都是中国人,几乎所有人都戴了口罩,有一家外国人全家也佩戴了口罩。近十个小时的航程,北京时间3月11日早上7点,飞机终于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

在他看来,两岸统“独”不仅是政治问题,也是战略问题,亦是力量强弱问题。武力战对台湾而言就是死路一条,且时间已站在大陆那边。“台独是绝路,我们绝无必要冒险,不能以台湾2300万人的生命财产,作为少数人‘台独’国父梦的豪赌资本。”